换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换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大豆暴涨挑战进口政策进口政策不应成为中小油厂封杀令米保险

发布时间:2019-10-18 16:30:22 阅读: 来源:换热器厂家

大豆暴涨挑战进口政策,进口政策不应成为中小油厂封杀令

中国转基因政策实施以来,对其效果评价一直褒贬不一。近期这项政策不仅再次成为期货市场关注的焦点,同时也被整个社会所关注。原因是大豆和豆粕价格的上涨,不仅已对整个产业链形成巨大冲击,而且波及到整个社会,对居民生活产生了实质性影响。虽然美国农业部最新报告,是导致全球大豆和豆粕10月大幅上涨的主要动因;但中国大豆进口因转基因临时管理措施延期而出现的中断,显然对此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一年多来大豆价格涨跌的背后,展开的实际上是中美大豆贸易政策的博弈。

政策不确定性导致企业风险成本增加

今年大豆进口虽较去年明显增加,除了大豆消费出现较大增长因素外,转基因政策不确定性和随意性导致企业提高周转库存,也是相当重要因素。据统计,2002年油脂企业周转库存量与日加工量之比一般在5-10左右,而目前已大幅提升到50。对于日加工量为500吨的企业来说,其周转库存量达到2.5万吨。而去年按平均比值7.5计算,周转库存只有3750吨。假设全年有260个加工日,库存大豆平均价格2600元,银行1年期贷款利率为5.32%,仓储费为0.3元/日吨,则日产量为500吨的企业,其1年加工13万吨大豆,库存2.5万吨大豆占用资金利息高达345.8万元,仓储费为273.75万元,两者合计达到619.55万元。

摊到13万吨大豆上,每吨的压榨成本增加47.66元,而去年这两项成本只有每吨7.15元。因此,转基因政策的不确定性导致的附加成本为47.66-7.15=40.51元/吨。若全年全行业压榨量为2600万吨,则付出的风险成本高达10.53亿元。若将10.53亿元付给豆农,按去年大豆1650万吨产量计算,豆农每吨可以获得64元的补贴。

许可证部分限定导致中美大豆贸易非对称博弈

获得进口大豆许可需满足两个条件,其一是国外大豆供货商必须先取得农业部颁发的进口转基因农产品临时证明,其二是国内榨油厂必须获得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审查认可批准文件,然后将两份文件交中国质检总局申请许可证,大豆方可获准进口。而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油脂企业采购信息对外商来说是透明的,导致中美两国大豆贸易的非对称博弈。在中方信息透明的情况下,博弈双方谁将占居主动是不言而喻的。虽然后来质检总局取消了许可证生效前的30天等待期,使得国外基金失去了30天时间来推高CBOT大豆期货价格,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中方的不利处境。但是,由于国际大豆贸易采用的是基差贸易,在合约价格没有时间缓慢推高的情况下,国外大豆贸易商还是可以在基差买卖中报出更高的基差,以获得超额利润。

大豆进口政策缺乏全局考虑。由于大豆进口政策和转基因政策欠缺全局性考虑,在实施过程中实际上导致国家总体福利减少。大豆收获季节中断进口本意良好,问题是这样对国家整体利益是否有利?如果东北铁路运力不存在季节性瓶颈因素,则转基因政策延期过度时间选择在9-10月不存在问题。但目前情况是,每年四季度东北铁路运力都紧张。在进口大豆收紧期间,南方油脂企业不得不北上收豆。企业为此要需付出可观的找车费。这对油脂企业来说是增加运输成本,对于国家来说则更象转移支付。但问题是找车费并未完全上缴国库,而是进入铁路系统关键部门中。因此,无论铁路紧张持续多少年,油脂企业年年付出的找车费对改善铁路系统效率基本无贡献。而企业额外付出运输成本后,必然在大豆收购价上有所控制。因此,在9月到10月期间以转基因政策延期理由中断大豆进口,并不能给豆农带来实质性收益,而是使稀有资源部门中的一部分人获益。

除此之外,目前政策没有综合平衡豆农和油脂企业短期内收益大幅增加对国家的贡献大小,与饲料企业和养殖企业成本增加需要整个社会付出的政策成本之间的关系。如果前者对国家贡献大于后者导致的社会总成本,则政策效益是增加国家总体福利;反之则使国家总体福利减少。从目前情况看,国家总体福利减少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进口政策不应成为中小油厂封杀令

国民待遇并没有在国内得到良好体现,国民待遇不仅指中国给国外投资者的公平政策和机会,也应理所当然地体现在国内中小油厂上。而目前进口大豆许可证发放是以日产量作为标准,日产量500吨/日以上才给发证。如果国内大豆供给充足,实施这种以日产量划界的政策,确实可起到调节市场供求的目的。但目前国内大豆供给严重不足,这种政策只会产生垄断。此外,大型油脂企业多为国外大公司投资或合资兴建,以产量划界也有压制民族产业之嫌疑,与转基因政策推出目的相背离。而合资企业中的中方多为中粮系统企业,中粮系统又与制定政策的相关部门有着千丝万缕关系,市场不免对其利益关联产生怀疑。

实际上,对油脂行业的政策调控,应主要体现在国外资本和国有资本上,而对民间资本投资应放宽限制。历史已多次证明,导致某个行业重复建设的正是国有资本。这是因为国有资本的产权和使用权是分离的,中央和地方的决策在有些时候会出现背离。但目前情况是,民间资本投资的中小油厂遭到政策性封杀,而中粮系统等国有资本在油脂行业中的投资则有增无减。如果政府的这种“护盘”,最终催生出能够抗衡国外大型油脂企业的国有企业倒也可以,但一旦历史证明这种靠政策扶持的国有企业往往难以立足于市场经济,则中国油脂企业将满盘皆输。从建国以来国家政策扶持的许多大型国企进入市场经济后的结局看,这种担忧不无道理。

几千元的重疾险不如医疗险

购买重疾险

相关阅读